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Y微生活 >76人主帅的「过程」:像教科书一样教你打球,是伤病给给了动力 >

    2020-06-0576人主帅的「过程」:像教科书一样教你打球,是伤病给给了动力

    Brett Brown可以告诉你许多关于斯堪的纳维亚的教室的事情。在费城76人的训练馆里,总教练指向了球队的影片室。而这个房间的布局,他解释到,可不是一时兴起。

    「这是个马蹄铁形状的房间,这样一来,在我没有起身说话的时候他们就不会仅仅看到沃尔的脑袋了,」Brown教练告诉我说,「我正好可以看到他们,到处都有显示器让他们看影片。我们可以一边看着彼此一边交流。这是一种非常欧风的方式。但你开始学习那些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国家,你会好奇为何他们总是可以培养出非常优秀的学生,而恰恰是这点,吸引了我。」

    当2013年,Brown面试球队教练工作的时候,这份工作最吸引他的,就是能够亲自参与到这个125000平方英呎的训练馆的设计。这个训练馆在Delaware河边,离Wells Fargo Center仅有15分钟的路程。当时的他和Sam Hinkie一同坐在那些建筑师的旁边,将他们的愿景融入到了这个建筑的每一个角落中去。作为一个老师的儿子,在Brown执教这些年轻的球员的时候,他对人们被激励时的心理活动非常感兴趣,并且运用到了许多奇怪的方式比如: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和海豹突击队的选拔手段。

    76人主帅的「过程」:像教科书一样教你打球,是伤病给给了动力

    Brown的工作经历,他曾是圣安东尼奥的首席球员发展主任和他那几乎无可抗拒的积极态度,让他成为了费城重建时期的领袖的不二之选。四年半之前,他不会想到自己会花多长时间在办公室里为了选秀而鞠躬尽瘁。从Nerlens Noel到Embiid,从Ben Simmons到Markelle Fultz,伤病总是让至少一位的19-21岁的年轻球员待在场边,无法上场,而他们也必须想尽办法让自己留在Brown的重建计画当中。

    Brown已经和Simmons一起看过了魔术强森的影片,和Fultz一起看过了Stephen Curry的影片,和Embiid一起看过了Duncan的影片。但是,Brown更希望的,是和球员一起看他们自己的影片带,甚至是高中的和大学的影片。他总是问一些开放性的问题—「我可不希望成为Brown老师,」他说道—并且希望通过这些环节可以让教练与球员互换想法,并共同进步。

    「视野而不是感觉,」Brown说到。「如果我看到了什幺,我就会说出来,他们也会知道发生了什幺。这样一来我们可以消除我们之间的隔阂。你知道的,就是那些文化上的差异,国界之间的区别。我也会把球员聚集到一起,给他们看影片之类的。然后我会给他们出难题:「你看到了什幺,你为什幺会看到这些?你怎幺看待这个问题?你会怎样做?人们非常喜欢批判自己。」然而,76人在Brown发表这番言论的那个早上已经输掉了他们最近八场比赛中的七场。之后的那个晚上,他们又输给了多伦多暴龙。在13-9的赛季开局之后,现在他们的战绩已经变成了17胜9负。

    对于一支曾经1胜30负的球队来说,现在的这股颓势对他们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了。然而,不像之前的赛季,今年的76人承载了球迷们太多的期望。在我去学校的路上,我的Uber司机说他已经对Simmons—那个有期望进军最佳新秀的球员—失去信心了,只因为他真的太不愿意投篮了。他其实很好奇Brown的工作是不是快保不住了。

    在人们的印象中,似乎Brown从未担心球队的未来。但其实,Brown其实正为球队的运作与成绩处心积虑。他现在很自信因为球队还能够跟上节奏。他很确信现在的努力终将会得到回报。

    「我们曾经饱受伤病的打击,但伤病从未使我们动摇半点,」Brown说到,「我们并不是在围绕一个信仰(摆烂?)原地打转,相反的我们正向着的目标直线前进。正是伤病,给了我们前行的动力与决心。

    随后,Brown指向那些助教和训练师,并补充到说整个团队会互赠圣诞节礼物。在那个交换礼物的房间里,他们共进了早餐。差不多每个月一次,一个76人的职工就会打开投影仪,在所有人面前演讲–关于一些与篮球无关的事情。

    76人主帅的「过程」:像教科书一样教你打球,是伤病给给了动力

    「这就好像他们还在学校做课前演讲,」Brown说道,「这就像PPT做演讲一样,这是挺有教育意义的,而且就20分钟。」

    T.J. McConnell的演讲是关于咖啡的;Nik Stauskas讲述了UFO的事;Gerald Henderson谈论了Charles Manson;Jahlil Okafor则是提到了关于大学球员应不应该领薪水的辩论;而Robert Covington则是带来了他的宠物蛇;Saric的演讲是克罗地亚的独立战争,而Brown说当时全场听得一头雾水。

    最近,Justin Anderson向队员们讲述了音乐方面的知识。「老一辈的音乐并不是很欣赏新一代的音乐形式,」Anderson说道,并提起了代沟使的老一辈的Jay-Z和Tupac的粉丝们无法欣赏到年轻音乐家的曲子。Anderson把音乐和她自己的职业做了比较。

    「他们没有跟上时代的潮流,」Anderson用篮球做了比较,「现在我们的四号位和五号位球员不再是各站一边,然后卡位要球了——现在我们的四号位需要会投三分球。所以说,你不能像几十年前的打法那样一成不变了,我们需要与时俱进并且不断成长。」

    如果你待在Brown身边的时间够长,「成长」将会是你听到的最多的词。他特别喜欢说成长是任何一项工作的血脉。因此他坚称一个「一家有着篮球场和初中更衣室的医学院」到今天的后起之秀,费城从有所改变。Sam Hinkie已经被Bryan Colangelo所取代,现在球员们也开始憧憬季后赛了,但是每每训练之后,Brown仍旧会关注Robert Covington的运球,投篮和传球。

    Brown谈到他有多欣赏Covington的时候两眼都在发光——「这个小孩从场上下来之后,突然就有人给了他6200万美元」——随后,Brown提起来那些他以前经常做的「甜蜜的事情」。那时他还没有一只教练团队为他训练场上的球员,不得不自己忙的鞍前马后。现在他可以安心想战术了。

    在2004年的时候,Brown看了Angela Duckworth关于坚毅的TED演讲——为什幺一些城里的小孩可以在学校表现的很好,而有些却很差——并且非常喜欢以至于他带着整支队伍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听了她的演讲。他最喜欢的那趟旅行是与天文学家Neil DeGrasse Tyson一同参观海登天文馆。而今年他们的演讲嘉宾则是更加多元化,从费城老鹰队的传奇人物Brian Dawkins到电影製作人M. Night Shyamalan。

    「你总是尝试着从这些成功人士的身上学到些什幺,」Brown说道,「这不是仅仅去了解John Wooden或者是K教练,我们要学习的要比这些宽泛很多。这也不仅仅是学习Bill Belichick,我们总是要取之精华,去之糟粕。」

    当帮Brown开始帮助他的球员的时候,他总想着突破常规。诚然,他喜欢看着他们变成更好的射手,组织者和防守者。但除了他的常规学习与教学手段外,他的方法中也包含着一些更人性化的方式:当你表现出你关心那个球员并且不断挑战他的时候,他也会做出回应。

    「就是这样的方式让你和另外的一个人沟通起来,」Brown说道,「当你觉得你想要帮助别人的时候,那总是有理性的一面,也有相互信任的一面,如果你在后者上大下功夫,你想会看到那些球员会成长得更快,变得更好」

    76人主帅的「过程」:像教科书一样教你打球,是伤病给给了动力

    对于Embiid,Brown教练用了一种独特的方式培养他:这可是一个213公分,可以投三分,可以打篮下,并且酷爱欧洲步的一名球员。但是,这位喀麦隆球星错过了他职业生涯的前两个赛季,并且在第三个赛季仅仅出场了31场比赛。Brown从Embiid身上学到了重要的一课,那就是在一个球员看不到前方道路尽头的亮光的时候,如何让他保持斗志。

    「让Embiid两年里每天都举重,只吃胡萝蔔的想法是十分荒谬的,」Brown说道,「你知道的,他们年轻而且有钱,他们的自尊心和充满竞争力的性格是无可否认的。我的每一位球员都经历过无球可打的痛苦时期,这些时光教会了我如何更好的做一位教练,并且认识到人们的本性是多幺的重要。在他们伤病的那段日子里,他们无法融入到球队中去。所以有些时间你要让一切都运作起来,而有些时刻,你需要变得更宽容些并且用更人性的方式去接近你的球员。这可不是那一本书或者教材可以告诉你的。」

    在面对伤病和输球的时刻,Brown创造的球队文化令人称讚不已。他非常小心谨慎地使用着那个词,因为它还有些小负面。「相信过程」现在已经成为76人球迷们的战斗口号,但是Brown从不会把这些口头禅挂满健身房的墙壁。他更关心的是在更衣室里谁坐在谁的身边,因为那些小细节是上天注定的,计画好的,并且有目的的——他们会日积月累。

    「这就是你如何面对生活与篮球;球队文化是一种习惯,」Brown说道。「每个人都喜欢说球队文化,这是无法量化的。对于我来说,如果你用两个字概括,那就是习惯。」

    然而在球场外,人们依旧喋喋不休地讨论着Brown是否应该继续领导Embiid和Simmons,要知道他们两已经準备冲击总冠军了。在Jahlil Okafor被交易到篮网后,这位大个子告诉记者他「非常开心遇见了一位真正的NBA教练。」Brown驳回了这句评论,并告诉记者「每个人都直到我们如何对待球员和球员得到的关注。」他对自己建立的球队关係十分自豪,并且认为球队正在向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相信现在费城展现出来的还只是它的冰山一角。

    在这段採访的期间,Anderson中途打断了Brown并且询问道他是否可以放些音乐。投篮训练已经结束了,而Anderson正在场上敷伤口。「当然可以,」Brown说道,并转向我向我询问有哪些「新潮的乐曲,」我建议Lil Pepp,一位多愁善感的在21岁就用药过多而去世的饶舌歌手。

    「嘿 J.A.你有 Lil Peep的歌吗?」Brown问道

    Anderson一脸天哪你还知道这位歌手?Brown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这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他说道。「我喜欢与队员交流并一起玩耍,并且我可以让一切变得更加轻鬆。我们会有消沉的时刻,但是我们可以原地反弹,正是因此,我们扭转了1胜30负的颓势,那可以团聚球队的精神,正是我们可以与个人交流,带领每个人进步,让每个人都成为球队的一份子。每一个人都希望法律与秩序,每个人都希望被告知真理,每个人都希望成为一个秩序井然的球队中的一份子。在他们的内心里,他们迫切地想要这些,我们努力尝试着去做到这些,尽我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