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生活健康网 >业者资料交信贷信用公司 不缴交通罚款上门拖车 >

    2020-06-15业者资料交信贷信用公司 不缴交通罚款上门拖车

    业者资料交信贷信用公司 不缴交通罚款上门拖车

    欠下士拉央市议会交通罚单的私人公司业者,若再不愿缴付罚款,当局将把涉及公司资料呈交给信贷信用公司,同时也不排除上门锁车或甚至拖走有关车辆!

    从2002年起至今,士拉央市议会有50万9462张交通罚单未收到罚款,罚款额高达3135万1420令吉。

    由于这是一笔庞大收入,士拉市议议会不再手软,采取措施对付冥顽不灵的公司业者,此外接下来也将对付不缴罚单的个人。

    士拉央市议会主席莫哈末阿兹兹今天主持常月会议后说,该市议会已和一家信贷信用公司合作,若日后有属于私人公司的车辆被发出罚单而业者不付罚款,公司和银行借贷或会面对阻碍。

    “虽然这些罚款主要是车辆罚单,但涉及公司若也有其他违规罚单未清,同样会受到对付。”

    逾108公司未清罚款

    他也透露,市议会近日收到很多私自装修屋子的屋主反映还不起罚单,并要求折扣,这些屋主可会见他本人或副主席提出要求,惟是否能获得折扣则需情况而定。

    另外,士拉央市议员林晋伙透露,据市议会资料,斯里鹅麦地区有逾108家公司超过6年未清还罚款,其他地方如峇都急双威及士拉央新镇等地区,也有类似不还罚款的公司。

    “其中一家拥有13辆车的公司,共被发出310张罚单,但一直未还罚款。”

    他也说,市议会今年1月至4月已发出2万179张交通罚单,总值为132万5780令吉,可是所收到的罚款却是很少,至4月为止当局只收到656张罚单的20万750令吉罚款。

    拖欠罚款等折扣才还

    本报26日封面报道各地方政府被拖欠交通罚款情况严重,公众因角子机经常故障及泊车位不足而违例泊车,以致地方政府频频发出罚单。

    惟市民还罚款态度不积极,追收罚款一直是地方政府面对的棘手问题,因为罚款是继门牌税之后,对各地方政府财务最大贡献的来源。

    据了解,一些方政府发出上百万张罚单,但回收率仅介于5%至30%。

    无论如何,针对不愿还罚款,公众有本身理由和看法,最普遍的是直斥泊车位不足,才导致他们被迫违例泊车。

    公众也投诉地方政府作业标准不一,执法官员有事没事就前来抄牌,完全不考虑公众面对的实际情况,所以他们才不愿意付罚款。

    有者则表示罚款不轻,加上不影响驾照更新,所以宁可等至当局有折扣优惠时才还,以免加剧生活负担。

    6联络官处理民众基建投诉

    为提升市议会行政效率及更良好分配时间,士拉央市议会从其公关部中选出6位联络官(Liaison Officer)以及设立手机软件Whatapps群组,希望能更快处理民众有关基建的投诉。

    莫哈末阿兹兹说,市议会各工作小组的开会时间,很多时候都是用来处理基建投诉,单单谈商和解决沟渠问题就占了开会时间的80%,以致小组会议无法讨论新的政策。

    “因此,联络官将收集各市议员所接获的基建投诉,并会直接交给相关部门去处理,由部门主管和职员解决,让工作小组有时间讨论新的政策和实施。”

    他说,此外,市议员一旦接获投诉,也可以通过手机的Whatapps群组平台直接反映,相关官员可以立即处理。

    卫生不达标餐馆禁营业3天

    餐馆卫生不达标一旦遭取缔,将被士拉央市议会关闭3天!

    莫哈末阿兹兹说,为了警惕餐饮业者必须关注本身餐馆的清洁卫生,士拉央市议会决定修改政策,即把原本只关闭1天的政策,改为关闭3天。

    他说,除了警示这些餐馆,改为关闭3天的原因是确保餐馆业才者彻底改善卫生情况。

    此外,从今年的1月至4月30日,士拉央市议会成功收3380万令吉门牌税,占总门牌税数额的72.31%。

    他说,之前所拖欠的门牌税也成功收到390万令吉,占拖欠门牌税总额1530万令吉的25.48%。

    部分蓄水池无法操作

    莫哈末阿兹兹说,士拉央市议会辖区内的小沟渠是归市议会管辖,但主要的排洪系统是归水利灌溉局管辖。

    他是针对辖区内频频发生水灾,导致市议会被指没有管理好排水系统一事,这样澄清。

    “市议会辖区内有逾30个蓄水池,但部分蓄水池无法操作需要修理。

    “另外水利灌溉局也计划要重整士拉央区的排水系统,我们要求让市议会参与。”